侯门纪事

番外第十四章,争宠是个风险活儿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淼仔 书名:侯门纪事

    来帮忙的人都有眼色,常珏恨之入骨的眼光不亚于指路。两个大汉往上就冲,各伸一只手臂随便一扯,坐着正好的那个人摔倒在地,发出尖叫声:“珏哥,你敢打长辈!”

    孔小青双手一张,把常家要过来的人拦住。管他们是不是真拉架的,孔小青的身子带手把他们挡得严严实实,嘴里大叫声更响:“别动手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眼角斜一斜,对着跟来的人挤挤。

    这下子好看了,没有往上冲的人也上去,一面大叫:“不能动手,兄弟们忍耐些。”一面在别人动手的腿脚缝隙里,往里就踹。

    没有叫嚷两句话的功夫,倒地的那个人已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忠勇老王妃和王妃倍觉解气,但也让孔小青的话提醒。假模假样的道:“别打,哎,他虽然屡屡来闹,咱们却不能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忠勇王震惊的话也说不出来,嘴唇动几动,却有阻拦的意思。衣角一紧,让常玟紧紧捏住。常玟低而解恨地道:“父亲别去,欺负咱们半年了,大哥回来怪他逼迫病床上的祖父,他把大哥也不放在眼里,端着长辈架子教训。打他一顿让他老实。”

    刚让常珏揭了面皮的两个庶出老爷见势头不对,慌慌张张的打算溜走。常玟对着他们眼里快要出火,哪能放过去,尖叫着手一指:“三叔四叔,你们话还没有说完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孔小青一个箭步扑住两人,两个手臂一张,一左一右搂住,嘴里大叫:“不能动手!”

    他往哪里叫,哪里其实就出事。分出一个大汉几大步跟上,劈面一掌打出一脸鼻血,朝肚子上一拳,另一个倒地痛呼连连,瞬间鼻涕眼泪一起出来。

    常珏心花怒放,嘴里说几句:“别打,兄弟们听我的。”单独分两个人把他拦到一旁,大家嘻嘻哈哈:“退后,咱们退后。退后才能撕掳明白。”

    地上有血出来时,不知是吐的还是流出落下,孔小青打个唿哨:“再打我就恼了,住手,都住手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大汉们笑容满面让开,那挑头闹事的长辈面白如纸呻吟声声,鼻子和嘴巴里都有血流出。

    忠勇老王妃和王妃是女眷,害怕上来。互相悄问:“不要出人命才好。”

    却听到孔小青上前,质问一声:“听说你是长辈,你这个人不好,你怎么先动手呢?”

    那长辈没有力气怒目,眸子里闪出寒光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这个人也不自量力,看你好似原就有病,不好生养着,倒寻我们这些粗人动手。”孔小青摇头叹息:“一进来我就看你脸儿青眼睛浑的,寻思你必有旧伤。唉,讹诈的人处处都有啊。”

    大汉们一起摇头叹气:“讹诈的人处处都有啊”

    “别瞧我们腰包鼓鼓,可不是能随便敲诈。你这个人心眼真坏,大家作证,我们可没有碰他,往哪里告状我们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忠勇王瞠目结舌,话原来还可以这样说?但痛上心头。王位分明是正常袭来的,堂叔挑动庶弟们,一定要说自己勾结阮英明。他们的话不也是颠倒了黑白?

    他喃喃道:“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我今儿亲眼见一回。”常玟听到,干脆两个字:“活该!”

    两个庶出老爷也还罢了,见到常珏帮手强硬,他们的伤处又痛不可当,暂时不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位长辈往王府里闹事,不是一个人跟来。

    没有阻拦以后,家人们气势汹汹上前来,有备而来的他们暗藏的有刀剑,一起亮了出来。

    认明孔小青是这伙人里为首的,鼓出来的眼睛望过来:“你们打了人,还想不认?这可是天子脚下!”

    孔小青笑了:“哦哦,天子脚下我知道,但这是你家吗?”他对忠勇王等看了看。心想你们一家子人再不灵巧,这会儿也不会拖后腿吧。

    常珏也怕祖母等说公正上的糊涂话,扬声道:“祖母您看的真真的,我的兄弟可没先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真!”忠勇老王妃揣着一腔恨怒厉声回应。太气了,身子哆嗦下。王妃扶上她,老王妃示意她,婆媳对着那长辈走上两步。站住,用刮骨头似的冷眸放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老王爷的族弟!老王爷在的时候,你溜须拍马跟前跟后。老王爷倒下来,你就变了心肠。见到他病这几年,我的亲家又没了…。”

    主要原因出在张大学士去世,王妃听到这话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忠勇王本还有好好商谈的心,可岳父去世以后,这些人作为实在寒心,心又刚硬起来。

    常玟更是泪流不止。

    老王妃骂不绝口:“一个族弟也敢跟我们争论贤者为王,见天儿来折磨我们娘几个,你算哪门子贤?”

    常珏觉得祖母骂的偏了,提醒道:“见天儿来?对了,这是我们家啊!”

    又一个大汉帮腔:“要说别人闹事,怎么不去他家啊?上我家门就没有理。”

    老王妃彻彻底底的让鼓动,或者说彻彻底底的醒过神。手指那长辈握刀带剑的家人们,往厅外大喝一声:“来人,上门闹事的不再是亲戚,拿棍棒来打死他们!”

    王妃也想了起来,对着他们扮的小半年气量宏大,怎么就忘记冒犯王府可大可小,大能致死罪?

    她也发了性子:“关大门,今儿不把撒野的打死,咱们还叫王府吗?”

    常珏大为解气,乐呵呵的准备看热闹,又收到孔小青的一阵眼风。他想了起来,高声道:“只打奴才就行了,这长辈再不贤,看祖宗面上我们也得敬着。留着他养好,衙门里好打官司。”

    忠勇王等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啊,冒犯王府能不走衙门吗?你们不去,他也会去。留着他吧。公事公办过,衙门里出过具结,以后不再扯皮。反正他上门来闹,他就没理。”孔小青躲到大汉们后面坏笑解释。

    忠勇王等恍然大悟,对常珏等感激泣零。都想着到底是珏哥在外历练的足,想的也周到。

    这家子王府是不得势的,没敢打死人,当下只把主仆再痛打到起不来,逼着他们往角门爬,让他们从那里出去。

    客厅上,大家大笑注视一番。

    老王妃和王妃泪湿眼睫,反复念叨道:“往我们家里来闹,是他们来闹,怎么没有想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握起常珏的手,深深的凝视着他,流露没有这个孩子恰好回家,家务事都是难办的神色。

    常珏打小儿跟他们就不亲近,不自在上来。支支吾吾道:“要谢郡王……”孔小青等人由忠勇王父子道谢,听上几句恭维话也都不想再听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说席面上催人去,不过是个借口。常将军几年才回来一次,理当一家人团聚。

    纷纷道:“我们走了,自家人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常珏介绍过孔小青等人的来历,今天的朝会忠勇王也在,亲耳听到亲眼见到永毅郡王袭爵。忠勇老王妃电光火石般意识到这是常家的机会,催促长孙:“珏哥你也去吧。到了,代我们多敬郡王几杯。”

    常珏犹豫,他主要不想离开祖父:“我对祖父说过陪他用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陪他,你用完酒难道不回家住?晚上人静说话最好。他不大能回话,兴许却比白天听的安详。”

    常珏倒不在乎少一时的陪伴郡王,但看出祖母的迫切,苦笑着想家里果然一天不如一天。没有撑腰的人才让欺负,而且自己不回来,估计也没主意去和袁家套近乎。

    张大学士不在了是不是。

    为了让她安心,常珏和孔小青等人离开。走的时候丢下话:“再有人闹事,往袁家寻我。”

    忠勇王等答应下来,常珏心头又一阵痛伤。这王府的日子快不如寻常百姓家。忽然起了侥幸。亲戚们虎视眈眈不是一天两天,幸好自己没有袭这爵位,不然的话,今天让为难的只能是自己。

    今天刚进京,他这就怀念南海晴朗的天空,一望无际的海面。没有多想,是他要多多陪着祖父。心思又转到忠勇老王的病上面,直到袁家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用说,今天对袁家来说是大喜的日子。

    执瑜回来,又袭了王爵,闻讯而来的人车水马龙,二位主妇称心和如意最为忙碌。

    道贺的人里,免不了有连家和尚家。连夫人吃了几杯酒,就说散散去,往客厅上寻女儿。其实她是爱看女儿管家。

    在厅下和尚夫人遇到一起,两个人不言而喻的笑着招呼一声:“你去看如意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去看称心?”欢欢喜喜离开,都是一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群孩子们跑过来,为首的黑黑脸蛋子,眉眼儿秀丽,是黑加福静姝。

    这是自家里的心肝宝贝,又是外家的掌中宝。连夫人也停下脚步,带笑唤她:“黑加福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找大舅母要一样可吃的菜,凉凉的酸酸的甜甜的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孩子们接下去:“冰冰的香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糯糯的软软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连夫人笑得合不拢嘴:“把大舅母看的太能干不过,走,我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称心和如意的搭配,本来是称心主外,如意主内。当时谁能想到执瑜会封王远去南方。去年随太上皇回来的称心在家不闲着,但京中女眷的往来上不乱掺和,今天主内的就成了称心。

    小花厅内高高坐着,十几个婆子川流不息的报着已备的酒菜等招待物品,也是流水一般。

    耳朵慢一点儿的,就错过去。但称心一个字没少听,不时挑出不对的地方:“老亲们的席面上,郡王带回来的海味少一盘子,快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桌子新进京的人,酒肉管足就行。给的太好,愈发要说我们家骄奢。”

    孩子们一拥而上,看似闹腾,却反倒是称心歇息会儿的钟点。

    她一个一个抚摸着:“别急,慢慢说,都要什么?都吃了主食没有?杂乱东西不许吃过量。”

    “大舅母大舅母”的嗓音唤着,连夫人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自从元皓小王爷要当“小坏蛋舅舅”,痛说着“坏蛋舅舅”怎么的好,却愈发把“舅母”这两个字呈到京中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胖队长为什么一心要当“坏蛋舅舅”,坏蛋舅舅带上他逛遍全国。这个时候,又总要把舅母提起。

    都知道这是小王爷极亲香的两个字眼,用他自己的话说,也是一会儿不能离开的人。

    逛去了,一天要吃三顿饭,外加几回果子几回点心,讨衣裳也要找舅母。确实离不开。

    称心也舅母了,就眼前来看,也是孩子们离不开的人,连夫人含笑殷殷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孩子们都下去,连夫人和女儿坐下,喜悦的拿她开玩笑:“你这舅母要好好的学你婆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把黑加福放在心里,战哥不挑眼儿,我就称职。”称心也半开玩笑的说着。

    连夫人刻意低了低声,埋怨道:“你呀,没事儿的时候,下一代的孩子里,冲着在外的福姑娘,黑加福小郡主放在第一位。但就要出事儿,你现在心里关爱的,应是另一位叫你舅母的人。国舅夫人!”

    这本是提醒称心另一件事儿的称呼,但说出来以后,连夫人情怀瞬间激动,迸出几点泪花。

    “如今想想,你父亲为你定这门亲事,那是有多疼爱你。京里都说你公公是最疼孩子的第一个,你父亲一定算第二个。你如今又是郡王夫人,又是国舅夫人,你上辈子都做了什么,修成这样的福分?”

    称心轻笑:“如意家父亲据说也争第二。”

    “如意也是个有福的,让尚大人和你父亲并列第二吧。”连夫人解决这问题倒也飞快。

    称心忍俊不禁,又母亲一张口,就了然她的心意。为让她安心,交了交底:“放宽心吧,执瑜回来了,能干看着吗?执璞在家里,小六长大了,能干看着吗?昨儿开会,乖宝都能参与了,又多一个人。还有正经,如今书社里有名头儿,都说他要接阮二叔斗诗比文的名声。还有元皓呀……。”

    灵活的眼睛眨几眨,她满面笑容,带出来连夫人满面笑容。

    连夫人心里真的一松,说到镇南王世子,有奇迹般的让人镇定作用:“真是难得,他是先太上皇的命根子,又是现太上皇的眼珠子。宫里能跑马的能有几个?他稳稳的永远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进宫的日子曾见过几回,不管怎么看,小王爷依然是又神气又有圣眷的那个孩子,和小时候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所以母亲别担心了,担心就给人可乘之机。守好门户,弟弟跟着瑜哥回来,刚来见我,我也是这样说。这种时候,大意不得,也慌乱不得。”称心款款的说着。

    连夫人听的很认真,对最后两句话格外入耳,又是一通感慨:“别说咱们大意不得,就是寿姐儿……看我,打小儿就这样叫她,总改不过来。就是娘娘也大意不得。这起子钻营的人到京里,还能少得了弄手段搬言语吗?有一年选秀,别说没有你,就是母亲我也不懂事。后来我大了,你外祖母闲聊时说了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称心颦起眉头: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没进宫呢,就你收拾我,我收拾你,打了个热火朝天。为死人往顺天府报案就十几回,进京数百人,进宫前死了几十个,估计还只是练手。选进宫两百人,争宠上又接着死。当时太后刚当皇后,恩宠正隆。犯不着也没道理跟这些人争宠,她们自己把自己治死不少。嫔妃娘娘里有厉害的,正不把太后放在眼里,又见到来许多的新人,又斗了一个耍百戏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称心嘴角微勾,面上却一抹哀怨:“哎,这是不拿命当回事儿,”

    “为入宫中得富贵,一条小命算什么。”连夫人都说的这么明白,对面坐的女儿也有窃笑,偏她还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母女说了会儿话,称心是忙碌的,连夫人不多打扰,重回去坐席面,到晚上,知道丈夫等前太子党抓住这些聚会好说话,她先回家去不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头一起命案,先报到宗人府。宗人府知会顺天府的仵作去查看,接冷捕头班的田光刚好在,他如今也小有破案的名声,受到邀请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天热,到了的时候,死人身边苍蝇等乱飞。死了的姑娘不要说花容月貌,只是中毒死的,面上乌青一层,这样子看上去别说进宫,进地狱也能吓倒三几个小鬼。

    送她进京的亲人号啕大哭,悲惨中又骂着可能是凶手的人。

    田光半点儿也不同情他们。打进宫承幸主意的时候,怎么不想想这一天。亲人们哭的越凶,只会越增加田光对袁二爷女婿——忠毅侯的钦佩。

    田光正式成为冷捕头徒弟以后,可以打听的话多出来。他着意的几件子事里,有一件就是忠毅侯上殿辞亲事。

    忠毅侯只为一个孩子这样做过,那就是现今的皇后娘娘袁加寿。

    田光问这事的时候,太子殿下和加寿已大婚。小夫妻如胶似漆,纵然眼瞎也有感受。田光和冷捕头闲谈,纳闷问道:“太子殿下多有情意,为什么当年还要辞亲?”

    “当年殿下七岁,从哪里能看出很有情意,而且会对皇后很有情意?”冷捕头斜睨过来:“对你放开了说这些事,是我离死的日子不远了,能知道的全让你知道。方便你查案子,也方便你判断人,不是让你由着自己情意胡乱想。你对袁二爷的情意,办案时放一放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,说什么死呀活的,你不就上年纪点儿吗?”田光不爱听冷捕头死,焦躁上来,下面的话就没有细说。

    但意思已能明了,特别是在今天的命案面前,田光更为透彻。忠毅侯当年对长女想的远而又远,包括他后来想到“十年亲事”有可能抹去乌纱帽,回家祭祖三年,待女儿长成再行返京。这点子争风破事应该早在心里。

    哭声在耳边更响,田光只更轻视。进京前你们这些家人们都没想到争宠有风险?

    田光是便衣,他随着捕快进来验看,家属没放心上,骂的也不话里有话。等到带队的捕头一身官服进来,骂声里多出别样的精致。

    “郎家的贱人嫌疑最大,她和我女儿同一天去皇后娘家请安,国夫人夸我女儿天生美貌,没有夸她,她嫉妒她眼红,我女儿喝的茶水她也碰过,一定是她……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捕快对田光不熟,不知道他曾是袁二爷的人,低声道:“国丈夫人也许不怀好意。”田光就冷笑了。

    可笑真可笑!

    这些人挤破头去拜二爷,二爷会客人,难道不说几句客气话?难道见到就喊打喊杀,大骂全是争宠来的……稍有见识的普通妇人都不会这样做,何况是田光心里英明光华的袁二爷?

    二爷是正常待客,袁家也是正常待客,别人要怎么做,是他们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希望今天隔壁该动大锤、电钻的全结束,希望明天恢复仔正常生活。呜呜……。只有晚上有功夫,现在的状态写不多。中午睡不着,要么睡不香。

    ……。

    推荐新文《名门淑秀:错嫁权臣》,求收藏啊。

    推荐新文《名门淑秀:错嫁权臣》,求收藏啊。

    推荐新文《名门淑秀:错嫁权臣》,求收藏啊。

    本书由美高梅娱乐场|美高梅娱乐场网站|美高梅娱乐场网址|美高梅娱乐场注册|美高梅娱乐场官网直营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返回目页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侯门纪事番外第十四章,争宠是个风险活儿》,方便以后阅读侯门纪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侯门纪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